什么是逻辑学?

在我看来,这门新生研讨课更多是一门逻辑学导论。即,告诉我们什么是逻辑学,在生活中逻辑学又有哪些体现,为什么我们需要逻辑。

那么既然上了课,要弄清楚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逻辑学。

说起来,如果没有认真看过书或者听过课,被问到这个问题估计会犹豫一下,思考一下措辞。首先是一门科学,然后是什么样的科学呢?是一门讲道理的科学,因为它会给出一些讲道理的规则。

这样说起来很粗略,但细想想也不算错。这就要问问另一个问题,什么是说理?

说理

说理,就是借助符号给出理由,促使人们接受或拒绝某一观点或立场的社会互动。它可以说是人类最普遍的社会活动之一了。而说理的理由,就是说理过程中用来促使人们接受或拒绝某一观点或立场的那些符号的“意义”。

比如,法庭上,控辩双方进行辩论的时候,他们就是以说理的方式进行社会互动。当他们用语言,或是符号表达证据,来支持或者反对某一个观点时,就是他们用语言表达了他们的理由。

广义论证

这里我们通过举例子的方式来解释了什么是“说理”。这里的举例子,在逻辑学中有个更加学术的名字:“广义论证”。

就是说,在给定的社会文化情景中,隶属于一个活多个文化群体的若干主体,依据规范或规则使用符号给出理由,促使参与主题拒绝或接受某个观点。我们称这种借助语言进行的具有说理功能的社会互动为广义论证。

我们从功能的角度定义了论证。因为这种论证方式概括了很多种说理方式,所以称为广义论证。

从刚才的定义中我们能够发现,论证是由论证者、论证发生的社会文化情境、控制论证过程的规范和论证者的活动中给出的符号系列等要素组成的实时过程。

定义很长看不懂,我们分析一下。

首先有一个人,有一个背景,这些不重要我们略过,这个人是按照一定的规范在说话,在说理,这就是论证。

这样我们就会发现,广义论证是一种很社会化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

广义论证的社会文化特征

广义论证的社会文化特征就体现在它使用的符号上。符号是依赖于文化传统和具体情境的,就是说,我们在不同的场合说同一句话,可能会表达不同的意思。而论证的规范告诉我们:在某一特殊的社会文化情境中,应该用何种方式给出什么样的符号,用来满足享有某种价值观、信念和社会结构文化群体对理由的期望。

这就是说,对于不同的情景,我们应当采取不同的说话方式,比如在法庭上辩论和在课堂上答题就是完全不同的。

说理,不是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讲道理,而是要在谈话者之间形成一种共有的,具有约束力的结论。所以论证具有一定的文化情境依赖性。

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原来论证、说理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我们一直在使用这种方法,这种规范,而逻辑学将它总结了起来,让概念和知识更加清晰。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谈论到一些关于逻辑的社会性时说:

推理就是在某个语言博弈中,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说出或者写下作为断定的命题。
如同人类社会中的其他规律一样,推理的规律要求我们。……如果你退出不同的结论,那么你确实陷入了社会与其他实际后果的冲突之中。

举个例子,美国总统选举时,候选人上台演讲,要说服他的选民。这个时候,如果他的说理方法与选民所理解的,或者说所期望的理由冲突的话,他的话就不会被选民接受。

所以,逻辑论证教给我们的就是如何恰当地说话、说理,就能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社会效果。

逻辑的起源

说理是具有文化依赖性的,所以就因为文化的差别,有着各种说理方式,如西方文化传统下的说理方式、中华文化背景下的说理方式、起源于印度的佛教说理方式,伊斯兰文化中的说理方式,等等。他们因为文化的差别而各有特点。

这些说理方式向上追溯的话,就是逻辑的起源。

比如,希腊公民社会中的说理与亚里士多德逻辑;欧洲数学家群体的说理与莱布尼茨符号演算设想;春秋战国政客的说理与中国古代逻辑;印度和西藏俯角说理与因明学。

我们现在的逻辑学是起源于西方逻辑。这个西方与政治无关,是一个文化的概念。

在西方逻辑中——无论是形式逻辑还是非形式逻辑——所考虑的论证仅仅默认了西方文化和源自西方理念的主流社会,无法覆盖逻辑谱系中其他文化的论证。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逻辑。

地域的局限性和文化的局限性不能妨碍它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起到非常巨大的作用,但为了更好地适应和发展,我们要突破现有的源自西方的逻辑概念,去获得更大更广泛的逻辑论证概念。当然,这是后话。

广义逻辑

这样我们就提出了广义逻辑的概念。

逻辑就是广义论证的规则,逻辑学就是关于广义论证的规则的理论。这就是广义逻辑学。

广义逻辑学作为广义逻辑的理论,它不仅仅要研究基于各种不同的文明、社会文化环境的广义逻辑,而且要研究不同广义逻辑之间的关系。

西方逻辑中的形式和非形式逻辑

下面我们来讲讲广义逻辑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西方逻辑。

西方逻辑是以有效性概念为基础的逻辑,它主要包含传统的亚里士多德演绎逻辑和现代演绎逻辑。

当我们规定一个语句串中,有某一句为结论,一部分为前提时,这个语句串就成为了论证。如果逻辑成立,那么前提为真时,结论为假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个论证就是有效论证。

这就是以有效性为基础的西方逻辑。

西方逻辑中的广义非形式逻辑,主要包括非形式逻辑,归纳逻辑和思辨逻辑等等。

非形式逻辑之所以称为非形式,这主要是因为这些规则并不依赖于形式逻辑的有效性概念,而是建立在语用合理性概念的基础上。

我们刚才说到前提和结论都为真是,论证是有效论证。非形式逻辑不纠结于前提和结论的真假关系,它更多地考虑社会效应。

结语

思维的基础就是逻辑。逻辑学就是从最最基础的思维中来。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亚里士多德演绎逻辑中著名的三段论。所有逻辑课都会讲这个,因为太过经典,也依然是演绎逻辑中非常重要的理论。

我对于逻辑学,一直很感兴趣。之所以选择计科院也是因为很喜欢编程中所体现的逻辑,我们称之为算法。不过算法中很多时候体现着一些人们对于程序语言的精妙运用。比如平衡搜索树、归并排序、线段树、快速傅里叶变换等等。这些算法精妙得仿佛天成,令人惊叹。

之前一直在学校的ACM队中参加算法竞赛的训练,没有好好上课,JSCPC结束之后才回来,感觉非常遗憾,这门课明明应该会很有趣。上面只是一些我对逻辑学这门科学的浅显认识,如果有不够正确的地方,还是希望老师能够批评指正。